精彩都市小说 《硝煙下的緘默者》-第四十七章鑒賞

硝煙下的緘默者
小說推薦硝煙下的緘默者硝烟下的缄默者
张言来到李显民办公室,此时就李显民自己在办公室里坐着刘海和徐龙已然离开,看到张言进来,李显民知道这张言肯定是有事,看他脸色的焦急情况,该不是又有什么新情况吧。
“站长,发现了点其他大的问题”张言着急忙慌进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李显民桌子上。
“哦,是吗?这是什么。嗯,这是谁弄的,简直不可理喻”李显民拿起张言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打开一看,顿时一惊,这上面全是自己的信息,包括与其他系统的不正常往来,以及一些其他的利益输送,如果这些东西被其他人看到,对于自己可不是很有利。
“这是李队长在偷偷搞得,这些日子他并没有在找我们站内的鬼这上面最文章,而是在找您的文章,看来李队长是有其他的想打,要不然这么长时间了我们站里的事情并没有进展呢?他这是在利用这段时间来查找您的资料,估计是等到特派员来的时候递交上去”张言把心中的猜想对李显民说出来,他认为李飞的态度并不是要抓站内的鬼,而是把精力放在了李显民的身上,想要在这个上面做出文章给南京的特派员看看。
魔尊的战妃
“李飞?他这是要干什么,简直无法无天,竟然调查起我来了,真是翅膀硬了啊”李显民明白,这李飞看样子是要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扳倒啊,从而自己坐上这个站长的位置,野心真不小。
宇佐见的魔法书
“我猜测李队长是想在您身上做文章,然后借着这个理由扳倒您从而自己坐上军统站站长这个职位,站长怎么办”张言看着李显民的脸色有些深沉。
“哼,没想到啊!我这边对他委以重任,可他竟然在背后偷偷调查我,竟然对我使绊子,亏我这么信任他,给他重要的职务和信任,李飞啊李飞,你有点让我失望了,你先去忙吧,这件事情先别漏出去,我已经让人去排查李飞这次事件了,希望他不要让我再一次失望”李显民眯着眼睛,尽量控制着自己将要爆发的情绪。
寻秦之龙御天下 小说
“好吧!那李队长现在怎么办,是审讯他还是先这样关着他啊”张言试探性的问道。
“先关着,不要让他与外界有联系,一切等到调查结果出来再说”李显民此时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对于李飞他现在是一点好感全无。
“好,那我先走了”看到李显民并不想在说什么,张言识趣的离开了。
张言离开后,李显民给韩冰打了电话,让她尽快撬开廖京生的嘴,不惜一切代价,尽快落实口供,先把城区内的中共地下组织先破坏了再说,其余事情可以在捣毁以后进行,撂下电话,李显民来到窗前,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车辆启动的声音,让他缓神看了一眼,是向北的车,他这个时候去干什么了呢?
向北开车出去,准备找薛子文商议一下事情,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二楼递下来的目光,向北还在想要怎么去证明一下,这个佛珠的事情,如果直接让薛子文她们介入是否影响太大,如果不是那个叛徒,是否会打草惊蛇,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和警戒,向北不停的在脑海里浮现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个时候在他车前面有人拦下他的车,对面十几个人,穿着打扮也是很职业,其中站在前面这个人,向北看着非常的眼熟,竟然是前阵子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张三,此时正笑着挡在了向北的车前。
不想触碰的话、你就给我回去
“还以为谁,有阵子没见,看样子现在混得不错啊”向北一看是张三,而且从样子看来并没有恶意,走下车,来到张三面前,从上到下看来一眼,此时的张三西装革礼的。与先前明显判若两人。
“托您的福,最近混得还算风生水起,正好在这附近有点事情,正好你车临近的时候看到像是您,就冒昧拦截下来,和您打声招呼”这张三对于向北还是很感激,而且本来就是出来混的,通常都会把所谓的仗义挂在嘴边,对于上次向北的可能是无意中的搭救,让张三对他异常的感激,如果不是上一次的搭救,也不会有自己的今天。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谁呢,敢拦住军统的车辆,行啊!看你混得不错,肯定平时麻烦事不少,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事就去找我,尽量帮忙”向北看到张三对自己的态度,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些其他的想法,眼前的这个是否可以利用呢!
“成,有您这句话,我就知足了,到时候真的遇到麻烦事,可真就也许会麻烦到您,我这边还是那句话,如果有需要尽管吱声,咱呢!也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有些事情你不方便的时候,就叫老弟,你们能办到的可能我们不一定办到,但是有些事情你们不方便的我们定会尽力而为”这个张三头脑也很清醒,他也明白在这个世道与向北这样的人搭上桥,对于自己有利无害。
“好,有需要帮忙的我是不会吝啬的,到时候真有需要我会去找你,你还真别说,看你现在这样子还挺顺眼,呵呵,那行了我还有事情,以后有时间续一续”向北着急去见薛子文所以并不打算在于这个张三过多的谈话。
“成,您忙您的,以后有事就说话,放心,我们的嘴可能比你们那边的人还要严,您这慢走”张三一抱拳给向北让开了路,向北挥了下手,坐上车,开车扬长而去,张三也带着人离开。
薛子文此时正在杂货铺里,今天人员并不是很多,也难得清闲,这阵子自己派出去的人并没有什么收货,而事情紧急,薛子文也只有干着急的份,这个时候听到门口车辆停下来的声音,薛子文抬头一看,是向北,此时已经从车上下来,走了进来,冲薛子文点了下头,有事情,薛子文对柜台上的人示意了一下,带着向北来到后面的杂货间。
“来了,这段时间,我这边并没有什么收获”薛子文开口说道,派出去有很多人,目前并没有什么进展。
“我这边有新情况,你看看这个”向北从怀里拿出相机交给了薛子文。
“这里面是什么”薛子文接过相机不明所以。
“这里面是一些名单,我估计和你说的那个计划有关,这个计划是李飞在执行,他搞了这些名单估计是在这上面的人进行筛检,找一些认为可靠的人员进行这次计划”向北解释道。
“是吗?那太好了,这个计划看来暂时还没有实施”薛子文一听这里面是军统那个计划的名单,顿时心里兴奋起来,有了这份名单,知道是什么人,就好办,即使不知道他们的实施地点,但是根据名单上的人,进行跟踪布控,也会有很大的收获。
“暂时还没有,我们的计划太准时了,而且取得了必要的结果,现在李飞因为这件事情被关,正在进行调查,计划暂时搁浅了,估计再次启动也会就是这几天,估计换人了可能,但是这份名单上的人转换几率不大,毕竟人员有限,上面的人我也注意到了一些,和张文提供的那份在他们宪兵队内部的安插的军统的人,有重叠的,你们好好研究一下,谨慎处理吧!对了你们这些日子的行动有什么进展”向北猜想即使李飞出了问题计划暂缓,但是不会扼制太久,可能会启用其他人来继续执行这次计划,但是名单上的这些人员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暂时没有进展,并没有发现什么”薛子文有些惭愧,自己铺开人员,并没有取得有效率的进展。
“我这边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不确定,我有点其他的想法”向北想到了在李飞办公室看到的佛珠和韩冰手上戴着的那个佛珠。
“什么蛛丝马迹,需要我们怎么提供帮助”薛子文想估计向北是知道了一些关于那个叛徒的落脚地。
“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但是并不确定是否与那个叛徒的落脚地有关,但是也八九不离十,寺庙你们查过吗?”向北也是猜疑并不敢确定。
“寺庙?这个我们还真的没有,一些隐蔽的地方我们确实查的都差不多了,但是寺庙确实并没有去往这方面猜想”是啊,薛子文心中想,寺庙为什么自己并没有猜想到这个地方呢?
“我在李飞的办公室和已经落实是军统人的韩冰身上同时发现了一串佛珠,而且这几天韩冰以生理疾病为由,请假并没有上班,而且假期正是军统方面的人来的时候,太过于巧合,所以我以慰问为由去找她,无意间发现了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串佛珠,并且今天我偷偷进入李飞办公室,在他的抽屉里也一样发现,所以我猜想他们是把人藏在了寺庙里,这是这前面那个,你想想,为什么李显民会把韩冰安排在这个商城里面工作呢,一开始我以为是你们暴露了或者是引起怀疑,直到我发现佛珠以后,以及商城里突然出现的众多陌生人,我才明白,原来李显民是在安排安全屋,从商城二楼看过去,寺庙正好收在眼底,看的清清楚楚”向北把心中的猜想对薛子文说道。
“嗯,有道理,这样我们派人进去查看一下,如果真的在那里,我们会制定方案,在那里直接把他除掉”对于向北的猜想,薛子文完全认同。
“不能直接进入,目标太大,我心中有点想法,我会找一个我认为值得信任的人去那里,落实,如果真的在那里的话,到时候我在告诉你们具体在哪个位置,再加上我从外面找一些理由支开些人,这样可以最小化的节约战斗成本”向北想要那个张三带人进去查看一下,他认为这个张三还是值得信任的,到时候不会对他说出具体缘由,就让他查看一番,确定了以后自己这方面在通知薛子文动手。
“好,不过要尽快,按照你之前所说,我怕军统这方面加快步伐,一旦廖京生开口,对于我们打击将会是毁灭性质的,我可不希望长春的事情,在我们这里重演”薛子文听完向北的话以后,感觉不能在拖延,照这个样子看,军统那边一定会因为李飞的世间,从而加快步伐进行备胎计划的,所以一定要尽快落实。
“我明白,明天我就安排人进去,如果落实了,明晚就动手,确实不能再拖了,迟则生变”向北也知道这事情,现在拖不得。
“好,我们等你的消息,这份名单我晚上会洗出照片,然后尽快落实布防监视起来,你这边也要争取尽快把军统的这份计划的大概位置落实下来,以便于我们之后的行动”薛子文把相机收了起来,要在晚上安静的时候,把这些照片洗出来,按照上面的人员名单进行筛检和监视。
“好,就先这样,我点先回去了,这两天估计站里面会有什么特殊事情发生”向北不能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毕竟对面商城里全是军统的人,保不齐在这里逗留时间过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虽说之前和薛子文演过一场戏,但是,并不足以证明什么。
“嗯,早点回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薛子文也不再留向北,她也明白这个时候属于比较特殊。
“有事还是电话,如果特别重要的话,我建议你直接去军统找我,但是要以胡闹刷泼妇的姿态进去”向北想到如果这段时间发生了大的意外,薛子文无法与自己见面的话,让薛子文以泼妇胡闹的姿态去军统找自己算账,也是一个折中的办法。
“这是为什么”薛子文一头雾水,怎么让自己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利用折中方法与向北见面呢?
军婚难违 小说
“还能因为什么,之前我们做过一场戏,军统普遍认为我在偷腥,你可别忘记了,李显民给我介绍的韩冰,呵呵,不需要我多说了吧!走了”向北嘿嘿一笑,转身离开。
“讨厌”这个时候薛子文才明白向北的意思,搞了半天不就是吃醋行为吗?看着向北离去的背影,薛子文低声笑骂了一句,同时脸色红了起来。